唯有青森

黑塔替是和黑塔鬼、黑塔狐一样“温馨”长篇故事哟💕

aph黑塔替—-致无法取代的你

 第二章,路德维希,头/胃痛不需要理由

 

  从很久以前,路德维希.贝什米特就知道自己是个操心的命,今天这感觉尤盛

  应上司的要求,路德维希和哥哥基尔帮助搭建会场,而奥/地/利一点没有客气,发布命令好像指挥乐队,优雅且井井有条,当然,路德维希累的半死,哥哥基尔倒是精神奕奕,在一边搞怪,同是兄弟,为什么差别那么大呢

  早来的不只是他们,意/大/利也应上司的要求来帮厨了,和平时的状态不同,在厨房里的意大利可谓是得心应手,令路德维希好生欣慰

  令他欣慰的不只这个,在例行检查会场的时候,路德惊喜地见到了一个久违的面孔

  “日/本啊,好久没见了呢,来得真早啊。”

  “啊,德/意/志君,好久不见了,”日/本露出了微笑

  的确是好久了呢,因为那场空前的经济危机的缘故,路德维希,或者说这世界上的所有国/家都在因此而衰弱的身体和各种令人焦头烂额的工作中徘徊,因此路德几乎没有和除俄/罗/斯和中/国以外的亚洲国/家见过面。旧友重逢,路德忍不住和日/本多聊了一会,今天的日本和记忆中的那样,穿着那件白色西式军服,只是表情与过去的风轻云淡相比,今天的他明显带着一丝不安

  “日/本,从刚才我就想问了,总感觉你今天状态不太好,是不舒服吗?听说你在之前的大灾难中病的挺严重的,莫非是身体还没有康复?”

  “不,我的身体很好,多谢关心”,日/本流露出宽慰的笑容,“那场大灾难中我确实一度病危,但是幸好有...有人帮助了我,所以现在已经没事了”。

  “那就好,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,一定要说出来啊”路德松了口气,知道旧友无恙,这颗总操着的心也放下不少呢

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个,德/意/志君,我想问一下,中...除了我以外的亚洲国/家大概什么时候到场呢?”

  “其他亚洲国/家吗?韩/国和土/耳/其好像已经抵达了,中/国的两个特/区弟弟据说会在宴会中途抵达,俄/罗/斯和中/国的话,他们应该是和美/国一起坐飞机抵达”,由那个世界头号不靠谱的家伙带领其他四个欢脱的国/家,也不知道中间会出什么幺蛾子,一想到这个,路德觉得自己的头和胃都在隐隐作痛,“到达时间不确定,应该偏晚吧”

  “偏晚...是吗?那就多谢了”日/本向路德道谢后,由于工作,路德不得不继续检查了,俗话说大喜之后就是大悲,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头/胃疼的人或事:波/兰居然穿着女装来了,立/陶/宛在一旁苦恼地劝说,路德本来也想劝两句,但这两人一见到自己就跑了;北/欧/联/盟的五人也来了,加上爱/沙/尼/亚和拉/脱/维/亚,围绕在一起异常欢乐的样子...如果没有丹/麦不小心破坏了场地就好了;还有俄罗斯的妹妹白/俄/罗/斯带着可怕的表情在找着他,她的姐姐乌/克/兰在阻止她,但不知道为什么总在发出奇怪的声音;南/意/大/利照常地来找茬,荷/兰提出他可以找来西/班/牙、比/利/时帮忙阻止,前提是有人付费;韩/国一直很欢脱,高喊着生日聚会的起源是我斯密达;希/腊和土/耳/其在斗嘴,但不会吵起来,应该吧;西/兰代领了一帮小型国家在会场外撒娇卖萌一定要进去,最后他们得逞了,但路德提醒他们只能在最边角的位置而且不能捣乱,不知道他们听进去没有... ...当然这一切的胃痛程度都比不上匈/牙/利带来的消息:在离宴会还有两个小时的这个节骨眼上,东道主奥/地/利不见踪影

  ... ...路德维希只有一边按着胃,安慰自己这总比以前东奔西跑照顾意/大/利要轻松,一边冷静地问:“所以他到底是怎么失踪的?”

  大概是自己的脸色太难看了吧,匈/牙/利都流露出了几分不忍心地表情:“奥地利先生,可能在会场外迷路了…”

  ...那不是完了吗?!奥地利有多路痴他是知道的,那是个能在自己家门前迷路一整天的人啊喂,“他不是应该在会场旁的小楼里吗?为什么要出去啊,有没有人跟着他啊?”

  “应该是他没有看到想见的人,所以找他去了吧”

  这次的聚会场地设置在距离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很近的奥地利边界,在开阔的草坪布置好了宴会所需的物品,而奥/地/利所在的小楼有四层,他的房间变在最高层面向草坪的这一边,视野开阔,可以看见楼下的会场和远处三国边界的茂密森林

  “找人?他在找谁啊?”除了联/五,路德想不起还有谁没来了

  “我想,应该是在找瑞/士先生和他妹妹吧,虽然他们二人在这次大灾难中互相帮助过,但关系还是很僵,奥地利先生在心底一直想要和瑞/士先生和好来的,之所以选择把会场布置在这里,也或多或少是希望他能前来,向他示好吧……”

  路德维希仔细回忆一下,在刚才的那一群人里,确实没有瑞/士和列/支,路德理解奥/地/利的心情“但就算是那样,他也太冲动了啦!”,他不禁叹了一口气,“总之,先多派点人去找他吧”

  “我已经让普/鲁/士去了,基尔伯特那个家伙,虽然不想这么说,可能是最了解奥/地/利先生的人了,绝对能找到他的,而且基尔现在八成在很努力地找吧,毕竟是暴力驱动的”,匈/牙/利晃了晃手中的平底锅

  ...路德抹掉头上的黑线,胃疼总算是缓解了一些,“你这么说的话,我就放...”

  “呐哈哈哈呐哈哈哈呐哈哈哈,”突然,从会场上方传来了一阵魔性的笑声,“各位,请抬头向上看!hero要闪亮登场了噢!”

  路德表情僵硬地抬头,他的好视力帮了大忙,可以清楚地看见那位世界头号不靠谱站在飞机的的跳舱边上,一脸兴奋的样子,“ok,要上喽!”美/国把麦克风扔到一边,然后一身豪迈地跳了下来

  跳下来的时候顺便拽了英/国一把

  慌张的英/国赶紧拉住了后面的法/国

  法/国在错乱之下抓住了俄/罗/斯的围巾

  黑化的俄/罗/斯在掉下来之前带上身后一脸无辜的中/国

  就这样,五个人都跳下了飞机,美国在“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”,英国、法国和中国在“啊啊啊啊-—”,俄罗斯在“korukorukorukoru……”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在飞机上迎风流泪

  所以你们到底是要怎么样啊!路德单手扶额,深感自己的思维和这群深井冰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,只能祈祷他们赶紧下来不要再搞幺蛾子了,没想到,连这个愿望也没能达成

  “好像起风了呢”,立/陶/宛说了一声

  路德赶紧抬头,果然,远处空中响起大风刮来的声音,而那几个不靠谱的居然只有美/国、法/国和中/国带了降落伞,所以英/国用魔法把自己支撑在空中缓缓下落,俄/罗/斯抱着一脸黑线的中/国

  英/国好像查觉到了风的样子,脸色一变,赶忙用魔法向美/国靠近,抓住了美/国的脚,因为重力的作用,风刮来的时候,这四个人都没有受到巨大影响,但法/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在大风的吹拂下直接向边界的大森林飘去了

  “为什么!为什么只有尼桑啊—-”

  大概是上帝听到了法/国的哀叹吧,于是刮来了一阵更猛的风,把其他四个人也吹过去了

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!胡子混蛋,这下大家都偏了啊”

  “啊哈哈哈哈,看起来惊喜到场作战好像失败了啊,啊哈哈哈哈”

  “我的腰阿鲁哟…这下好像麻烦了”

  “korukorukorukoru……”

  就这样,五个人一起飘进了边界大森林

  “俄/罗/斯先生和美/国先生飘进森林里了,真的没问题吗”立/陶/宛担心到

  “中/国桑、大家...”日/本也露出了担忧的表情

  “哥哥!我现在就来找你了”一脸病娇的白/俄/罗/斯企图睁开乌/克/兰的双臂冲向大森林

  “噢噢,真是燃烧热情的表演呢!”不知为什么,西/班/牙好像很开心的样子

  同样开心的还有丹/麦,“不错耶不错耶!下次我们也来做这个吧!”得到了北/欧其他成员...的回应

  “那阵风,好像有点不对劲”,挪/威缓缓开口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

  不过这些都不重要,路德觉得自己的头上的青筋都要突出来了

  拜托你们有没有一点身为国/家的自觉啊!那片森林不是奥/地/利是瑞士和列/支/敦/士/登的地盘啊喂!你们这样算非法入侵啊搞错没有啊!联/五都是这样耍流氓的吗!可现在耍流氓要给你们擦屁股的人是我啊喂!

  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,再一次认识到自己是操心命的路德,拨打了瑞/士上司的电话,准备开始处理这次的事件

  但电话却久久没有拨通

  与此同时,危险降临了

  

  

评论

热度(1)